成人的世界,一部香港色情简史——“大咸湿”

日本未成年色情交易现象,让人吃惊。但毕竟是教育片发源地。大家都懂的,其实不只有日本有这样的文化。每个国家,甚至于不同的地区,街道都有自己的色情文化和产业。

今天,就来介绍一部香港色情简史——大咸湿

 
先科普一下咸湿,出自粤语,有色情、下流的意思。《大咸湿》是一部九十年代的伪纪录片。由香港的「不文教父」 黄霑和他的女助手蔡欣倩主持。

黄霑,这个人的名字你可能没听过。但是《上海滩》、《沧海一声笑》、《我的中国心》。这些传唱力度极高的歌曲都是他的作品,但是你要把他定义为一个歌唱家那你就大错特错了。他在广告,电影,写作行业都取得了不俗的成绩。

他还曾把自己写过的黄段子出版为《不文集》,按现在的话来说就是小黄文;毕竟是第一批吃螃蟹的人,这本书至今为止重新印刷61次,取得的非常不错的销量;今天这部片子就是由他为我们带来的。

电影没进入历史之前,文化发展还不是那么快,色情传播和古代一样用图片的方式(还记的当初问妈妈“春宫图”是什么)毕竟这种方法传播快,价格还便宜只需要5分钱。


后面大家不满足于黑白,开始加入了色彩。再不满足色彩的插画怎么办?那就真人表演咯,那就上真人插图咯!有需求就有人来满足。同时这也开启了香港新篇章由图到真人

自此开始书刊上大部分都是色情杂志了。随便数一数,就有四五十种。如果觉得看图没意思,可以看录像带(VCD)。

有声音有画面,价钱不到100(有点小贵)。不过这些都属于表演性质,又人审核的。这小车开的稳健的不行;想看更劲爆的,就要到四级影带摊。

这些地方主要还是在旺角,油麻地那种隐藏的小脚落;当然这里和家里最大的不同是有美女帮你打飞机, 收费是 200元;

但是相当于当时年代的人来说,这种价钱还是太贵了消费不起!那就出现了一种名叫色情电话的东西,就是说“骚话”收费是 1秒钟1毛钱;想想这不就是口爱吗,这些人还真是会玩听说读写全都来了!

但是在还没电话的年代,大家一般都是去——荔园。按现在的话来说就是夜总会吧。注意这个在当时是合法的哦;

其实就是大家看的表演实际上也是裸体,有灯光师控制灯光。一明一灭。一旦灯光师打盹,台下的男人们就开始上下其手了。如果想看动态的呢,荔园还有艳舞表演。

只是当年表演艳舞的女人都太肥,属于名副其实的肉弹。除此之外,还有各种各样掩人耳目,打擦边球的色情服务。比如五六十年代流行的的上楼擦鞋。

擦鞋的都是年轻貌美、衣着暴露的靓女。擦鞋的技术好不好不一定,但她们身材一定要好。顾客花上几块钱,就可以一览无遗。

不过呢,看归看,不能摸。在湾仔洛克道一带,还有一种廉价的摄影沙龙,也叫人体写生。就是一个衣不蔽体的女模特摆造型,然后一群摄影师和画师来写生。

不过这些所谓的摄影师和画师并不是为了艺术,只是为了看裸体。如果想看更大胆的,还可以去兰桂坊的无上装酒吧。

这的女服务员,全都不穿上衣。不过消费极高,三杯啤酒就是三千多块。到了八十年代,开始流行买票去九龙城寨看小电影和艳舞。

第一场先放几个真人小电影。小电影放完,就是真人脱衣表演。这个时候不同的票还有不同的看法。蓝色票可以继续看,黄色票就要退场,想继续看就要补票。真人表演后还有个节目,叫揉馒头。

但是呢,一张票只能一个手揉,想要两个手揉,就要买两张票。九龙城寨的色情产业,丰富多彩。还有一种服务叫一鸡三味,存在之密集,比便利店还多。

什么是一鸡三味呢?一块钱摸上边,两块钱摸下边,三块钱就脱光。当然,一块钱的时间非常短,只有一根火柴的时间。

为了延长时间,有的男人还会自带火柴。果然够精的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