涨知识:聊聊中国饮食文化里的10大“禁菜”

著有《中国人的饮食世界》、《中国饮食文化史》等书的王学泰研究员,道出了中国饮食文化中的黑暗面。

伤天害理的食材:鱼翅燕窝;

中国人发明了暴殄天物、伤天害理的食材,一是鱼翅,一是燕窝。这两种食材在中国饮食上出现很晚,传说源自明初,确切的文字记载是到了明中叶了。

所谓燕窝,是金丝燕的窝,多筑于巉岩峭壁之上。金丝燕是比家燕还小的燕子,每年的3月到12月从遥远的西伯利亚飞到南海繁衍后代。它用自己分泌的唾液和从海中衔来的小鱼小虾,在岩壁上筑巢以繁衍后代,筑这个巢需二三十天,金丝燕要在山海之间往来成千上万次,它的坚韧与悲壮不亚于衔微木以填沧海的精卫鸟。一些人冒着生命危险,把燕窝从绝壁上采下来,再被商人重金买下,用来煮粥煲汤。其实从营养学角度来看,其成分功能单一,是一种低营养食品。人们吃它,更多是为了炫耀。

更悲催的是鱼翅。
人们把鲨鱼捕到船上,把两个翅割下来,再将无翅的鲨鱼抛回海洋,沉入深海中,无法游动、无法觅食,痛、饿、血流不止,最后在深海死去。鱼翅不仅营养上没有特别之处,而且其味道也来自好汤(如鸡汤、鸭汤)的慢火细煨。人们吃它似乎仅仅是为了炫耀自己有钱,这个炫耀就使得鲨鱼即将在大海中灭绝。

  • 残忍的传统烹饪

唐代有个菜叫“明火暗煨烧活鹅”,就是用火烤活鹅,在笼子外头置放很多碟子,里头有各种佐料,鹅一被烤就渴,渴了就得喝碟子里的佐料,它一喝味就进了身体。后来的蒸活甲鱼也是这路数,在蒸笼里面放置饮料碟,把甲鱼活活蒸死。清朝就更丰富了。有种吃猪里脊的方法,把几头猪关在密闭的屋子里,拿竹竿追着鞭打它们,猪就一边嚎叫一边到处跑,到死为止,最后割下猪背上的一片肉作为食材。据说猪在临死的时候,会将全身的精华集中到背部,所以这样得来的猪肉经烹饪之后甘脆无比。

下面,就来看一看代表中国饮食文化最高标准的“十大禁菜”。

所谓物以稀为贵,越是罕见的东西,越是珍贵,越是受人追捧。不过,珍贵、罕见的东西往往来之不易,有的甚至来得残忍。比如中国 10 大禁菜,一道比一道残忍!

  1. 活叫驴

    活叫驴是一道残暴的菜品,驴底子不必杀,就是在驴活着的时分,把它绑起来,顾客想吃哪一部分的肉,就用开水把那当地浇熟,然后再割下来,蘸一些调料吃。听着后堂的驴惨叫,前厅泰然自若的正在食用那只驴身上的某个部分,真实是色香味声齐全。当然,其残暴度也是可想而知。
  2. 炭烤乳羊

    烤羊是一道一种用火烤羊肉的食物,加孜然等调料味更佳,现在许多当地都能够吃到美味的烤全羊,可是炭烤乳羊你听过吗?你吃过炭烤乳羊吗?炭烤乳羊是一道以母羊、油、葱等为首要食材制造的美食。将行将分娩的母羊投入炭火中烧烤,当炭火将母羊全身烤熟之后开膛破腹把乳羊取出,听说是皮酥肉嫩,滋味鲜美,但想想就十分残暴。
  3. 猴头

    这儿说的猴头绝不是食用菌猴头,而是真实的猴脑。一个中心挖洞的方桌,几个人围桌而坐,中心的洞并不象火锅或是麻辣烫那么大,而是正好容一只猴子的头伸出。听说那是专门食用的猴儿,头比较大。猴儿的头顶从小洞中伸出,用金属箍住,而且箍的十分紧,用小锤悄悄一敲,头盖骨应声而落,跟着桌下一声惨叫,拉开了生食猴脑惨状的序曲。
  4. 三吱儿

    三吱儿是一道菜品,谣传属粤菜系,实则为福建闽北的名菜。此物最早见于唐代的记载,据张鷟《朝野佥载》卷二记载:“岭南獠民好为蜜唧,即鼠胎未瞬、通身赤蠕者,饲之以蜜,钉之筵上,嗫嗫而行。以箸挟取,咬之,唧唧出声,故曰蜜唧。”主菜为刚出生的活老鼠,门客用烧红的铁头筷子夹住活老鼠,它会“吱儿”的叫一声,这是榜首吱儿。再来将它沾上调味料时,又会“吱儿”一声,这是第二吱儿。当食用者把小老鼠放入口中时,鼠宣布最终一“吱儿”,三吱儿由此得名。是我国十大禁菜之一,极端残暴。
  5. 铁板王八

    将鲜活的王八放在有调料的凉汤顶用慢火煨。王八是活的,当水逐渐升温后,王八就会由于热而喝汤,调料天然就进入了王八的体内。逐渐火越来越热,看着锅中王八苦楚的翻滚,王八熟了时,外面的汤和王八喝下的汤,使王八肉味中都有汤的滋味,听说鲜美无比,可是也很残暴。
  6. 烤鸭掌

    烤鸭掌是以活鸭为主材的河北菜肴名,期发明者定州义丰(今河北安国)人,行五人称五郎,白净貌美,兼善乐律歌词。烤鸭掌,活鸭放在微热的铁板之上,把涂着调料的铁板加温。活鸭由于热,会在铁板走来走去,到后来就开端跳。鸭掌烧好了,鸭子却还活着,切下脚装盘上桌,鸭子做其它用,煮成后的鸭掌甘旨无比。
  7. 龙须凤爪

    龙须凤爪是一道北京奇特菜,也是十分讲究的一道菜,龙须是活鲤鱼的鱼须,凤爪是活鸡掌下正中的一块精肉。将家常一般的凤爪搞得如此奇特,但也是如此的残暴。关于芸芸众生来说,这道菜仍是免了吧,一次用上百条鲤鱼,几十只鸡也不是咱们能接受的。
  8. 风干鸡

    做这道菜时,需要一定的手法速度必须非常快。这是藏菜,大师以极快的速度拔毛、取脏、填调料入鸡腹、缝上、挂于通风处(未放血杀死)。这时鸡必须还是活的,然后如风铃一般在风雪之中“咕咕“直叫,其景慰为壮观。
  9. 脆鹅肠

    鹅肠,归于禽类产品鹅的肠子,富含蛋白质、B族维生素、维生素C、维生素A和钙、铁等微量元素。对人体推陈出新,神经、心脏、消化和视觉的保护都有杰出的效果。脆鹅肠选取肥美的活鹅,拿小刀沿着鹅的肛门齐截圈,再把食指刺进鹅的肛门内,然后旋转,再用力向外拔出。这样一来就能够取到最新鲜的鹅肠了,可是鹅遭到的苦楚实在是目不忍睹。
  10. 醉虾

    醉虾是南通、上海及宁波一带一道特征传统名菜,首要制造资料为活河虾,其肉质鲜美口感丰满、回味悠长、软嫩滑爽。需求留意的是一定要用活虾。望文生义,就是把活虾放入酒中,没一瞬间虾就醉了。把冰块放入玻璃器皿中,然后放入活虾,最后将黄酒倒入彻底浸泡住虾并盖上盖子。食用者既能够尝到虾的鲜香,一起也能够尝到酒的洌香。肉质鲜美口感丰满、回味悠长、软嫩滑爽,可是吃活物仍是有些残暴的。
  • 残忍料理下的看客心理
    烹驴这件事不仅是对动物残忍,其毒害的不仅是食客,也包括许多围观的人。国人似乎特别爱看枪毙人、杀人等“热闹”。鲁迅说国人“也只能做毫无意义的示众的材料和看客”。自先秦以来,惩治犯人,杀人不是找个背静地方杀,而是“戮之市朝”,就是在朝堂的后边人烟稠密市井中开刀问斩。杀鸡来给猴看,是为了吓唬普通老百姓。这就培养了人的残忍性。
    什么叫文明?文明就是不断从野蛮走向不野蛮。不野蛮是什么?不仅善待他人,也要善待万物万类,不要动不动就用暴力解决问题,这才是文明。狮子饿了它才吃兔子,那是食物链,但燕窝、鱼翅并不在人类的食物链上,可人也要千方百计搞来吃,而为此不惜破坏大自然的生态平衡。
  • 把吃当娱乐是缺乏精神追求
    为嘴伤身,古人所忌,可是灾难没有降临在自己身上时,人们会听到许多豪言壮语,“死了也吃”“拼死吃河豚”“拼死吃……”为什么会这样?我想这与长期以来我们把饮食生活当做娱乐、甚至是唯一的娱乐有关。
  • 中国缺少终极关怀的宗教,
    缺少吃穿以外的精神生活肯定也是一个重要的原因。要不就很难解释当前绝大多数人的温饱问题基本解决,娱乐方式也是空前增多,为什么无论是过节,还是亲朋聚会除了吃外,很少有其他项目呢?这是不是太单调?为什么我们没有户外活动,为什么不到大自然当中去?吃成了一种娱乐活动,大家伙聚在一起就是吃,八十年代初,我在成都杜甫草堂住过几天,逢到假日,常有数伙青年人携带锅碗瓢盆,面粉、馅料到草堂花园野餐——包馄饨,而不去参观草堂内有关杜甫的陈列。
  • 可能我们居住的地方也太狭小了,也可能人口分布不平均,也许这是后发达国家的一种病态现象。但是不能否认我们的精神追求的确很匮乏。这在人群交流中极容易发现:一件东西摆在面前,我们第一个问题是,值多少钱?第二个问题则是,能吃吗?只要是个有机物,大都会问能吃吗?
  • 饮食文化助长的特权思想
    中国自古以来都是,食物短缺的时候,谁有钱谁就能买到吃的,即使是特别艰苦的时候,米能贵到珍珠的价格,柴火像桂枝那么贵的时候,有钱人也能吃得起,买得起。这似乎可用“在金钱面前人人平等”来概括。谁钱多,谁就“更平等一些”。
    困难时期除了一些极高级的干部按照配给才能吃得比较好以外,可以说95%以上的人都处在饥饿状态中。当时城市工人工资平均四五十元,正常时节可以养三四口人,在困难时期,这点钱处处捉襟见肘,高级点心高级糖、高级饭馆没他们的份儿,只有过去的大资本家、当时的三名三高人员(名作家、名演员、名教授;高工资、高稿酬、高奖金)才敢问津。
    中国饮食文化实际上就是具体而微的中国文化。什么叫具体而微,就是中国文化的缩小件,就跟说女儿是妈妈的复制品似的,什么都像她妈。大体上中国饮食文化就是中国文化的子文化,中国文化中的优点和缺点在它身上全都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