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幽姐(第30、31章)——周文龙要来找幽姐|周文龙猥亵幽姐

      TXT小说发布日期:2018-03-28 12:41:27
    •  看一看精选成人文学txt小说,幽姐(第30、31章)——周文龙要来找幽姐|周文龙猥亵幽姐

       标签:幽姐   成人文学

    • 第三十章 周文龙要来找幽姐

      人一旦急了就会爆发无限潜能,尤其是女人。

      方倩穿一身白色睡衣,光着脚在马路上狂奔,完全不怕飞驰的汽车;她所过的地方激起一阵阵尖锐的汽笛声,和司机愤怒的辱骂,但她毫不在乎。

      我却没有勇气像那样闯过车流,很快就被她越甩越远,但就在她即将拐过街角的时候,我看到她一阵颤栗,雪白的裤裆变红了,她一头栽倒在地上。

      等我赶到时,她下体已经流了许多污血,阵阵腥臭扑鼻而来;好几个好心人围着她问长问短,她抽搐着望见我,泪眼朦胧地喊:“就是他,把我搞怀孕了,我打了胎他却要跟别的女人跑!”

      人群一听就炸了锅,纷纷骂我不是人;我气得差点晕过去,见她两只手都捂着下体,我冒着人们的辱骂把钱包抢过来,钱都沾了血,我只掏出证件和照片,把钱洒在她身上,大吼道:

      “闭嘴!被学生处主任潜规则的贱人!我救了你你却污蔑我,这些钱给你,你再缠着我我就杀了你!”

      周围的人们顿时一惊;他们又不是傻子,倘若我不敢辩解,他们或许真认定我就是个混蛋,但我和方倩各执一词,没有证据,谁能断清是非?

      我气势汹汹地分开人群就走,身后传来方倩撕心裂肺的哀求:“小凡,你别走!”

      但我这次没有回头,哪怕她再可怜,本质上也是个贱女人;她不值得我再一次同情!

      我身无分文,先打车回到学校,朝张胖子借钱付了车费,强压沸腾的心潮,重新开始上课、学习。

      整整一天,我真是憋屈极了,方倩的脸始终在我眼前晃动;我知道,她肯定会继续纠缠我的,而且会更加变本加厉。

      想到这儿,再看看身边的同学们,他们无忧无虑,在阳光底下尽情欢笑,而我呢,一波未平一波又起,时刻提心吊胆,生活真他妈不公平!

      我找了个没人的地方,尽情哭了一通,心情这才好转一些;夜幕降临,我又去了贝露丹迪,谁知道,幽姐今天有些古怪。

      “小凡,姐姐今晚要去谈一笔生意,不能陪你了,你回学校好不好?”她把我叫到办公室,悄悄对我说。

      幽姐晚上去谈生意很正常,但这次,我从她的眼神里捕捉到了一丝异样,我心里本就苦涩,这时更加难受;我率直地说:“姐,你有事情就直说吧,不要瞒我。”

      “瞧你说的,我哪有….”幽姐嘴里搪塞,却低下了头;这个女人就是这么可爱,她在生意场上精明老辣纵横捭阖,但在我面前,却单纯得说句谎话都会低头。

      我搂住她用带子束起的小蛮腰:“姐,你别骗我了,你看着我的眼睛,认真说一遍,我就是去谈生意,那我就乖乖回学校,怎么样?”

      幽姐抬起头,凝视我的眼睛,但她连两秒钟都没坚持住,脸就红了;她打了我脑门一下:“讨厌,臭小凡,你明知道姐根本没办法骗你….”

      她竟然像个孩子似的娇嗔起来,我听说过,女人无论年纪大小,当她真心爱上一个男人时,她一定表现的像个孩子;幽姐现在就是这样。

      我把她搂紧,在她嘴唇上深深印了一吻,吸允着她的芳香,寻求着某种慰藉。

      经历了方倩这件事,我貌似平静,实际上受的伤害非常大;她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,一再利用我的善良蹂躏我的心灵,她简直毁掉了我的价值观。

      从一个长长的吻中醒来,我长出了一口气,幽姐也抱紧了我:“小凡,你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?”

      由于幽姐不能生育,我担心,方倩怀了我的孩子这件事会刺激到她,所以一直没告诉她;现在我仍然决定保密到底,我简单的遮掩道:“嗯,原来方倩也有我在碧海青天拍的视频,我给了她一些钱,买她闭嘴。”

      幽姐像被钢针扎了一下,紧皱眉头:“她怎么会有?”

      “她就是那个戴面具的女人。她拍视频,作为交换,宋念玉给她一份,就当是护身符。我猜,她以后还会勒索我的….”我忍不住撒了个谎,因为这样才能跟刚才的话接上茬。

      幽姐咬着银牙:“恩将仇报,这个女人真是太贱了!”

      “哎,”我沉默了一会儿,把话转回原题:“姐,继续说你吧,你晚上到底有什么事?”

      幽姐也叹了一口气,心好像沉到了黑暗的水底,她不敢直视我,好像对我很愧疚似的:“是周文龙,他要来咱们家找我…”

      “什么?!”我立即火了,一整天的阴郁顿时被怒火烧尽,周文龙,那个霸占幽姐的王八蛋,竟然要来找幽姐!

      我浑身都颤抖起来:“那好啊,那个煞笔,叫他来!我一直都想见他呢!”

      这几个月以来,幽姐给我讲过不少她过去的事,周文龙是个十足的黑道人物,但他不是那种敢拼敢杀的好汉,相反,他是个猥琐的小人,只会耍心机。

      就连他的发迹,也是靠勾引黑道老大的女儿,跟她们结婚才得到的;他利用完一个就踹一个,无论多好的女人,在他眼里也都只是肉便器和踏脚石。

      至于幽姐,周文龙说过,她是他有过的最美的女人,但他却犹如变态狂般的虐待她,使她身上经常伤痕累累;他给她心灵留下的伤害更深更大,有些就连我都无法抚平。

      见我这么激动,幽姐赶紧劝我:“小凡,你不要冲动,我就是怕你这样,所以才想瞒着你….”

      她凝视着我,忽然一咬嘴唇:“算了,小凡,我不叫你回学校了,晚上你和我一起回家吧!等他来了,你不要冲动,也不要马上露面,一切听我的!”

      我知道,幽姐是想保护我;我强压怒火答应了,然后把脸伸到她面前:“姐,你是担心他伤害我,想保护我;但你别忘了,我虽然不是你的丈夫,但我是你的男人,不管面对的是谁,我都不会让他伤你一根汗毛!”

      幽姐听了,脸慢慢明朗起来;她扑进我怀里,泪水很快沾湿了我的衬衫。

      夜色很快降临,我和幽姐早早回了家,我们坐在卧室里;到了十点多,院落里响起汽车喇叭声,幽姐接到周文龙的电话,电话那头传来一个陌生老男人的声音:

      “幽儿,睡了吗?快来给哥开门,哥给你带来一个惊喜!”

      第三十一章 周文龙猥亵幽姐

      男人的声音俗的让我恶心,但更令我惊奇的是,幽姐竟然本能地用又骚又嗲的声音回答:“惊喜?周哥,你给妹妹带来什么惊喜呢?先告诉我我才给你打开,不然到天亮都不开!”

      电话里又传来阴险的笑声:“小浪蹄子,我给你带来一大笔钱,和一个大老二;今晚我要把你的脑子都干出来!”

      听了这句话,幽姐俏脸一沉,我则简直要疯了;草他妈的,我真想出去捅死他!

      幽姐一迟疑,外面的汽车喇叭声更狂乱地响了起来,周文龙变得不耐烦了:“快开门快开门,要不老子直接开车撞了!”

      幽姐示意我稍安勿躁,她匆匆下了楼。

      她走后,我立即打开床头的暗柜,取出一只手枪;这就是幽姐阻止我自杀时提到的那把枪,很小很精致,锃亮锃亮的。

      我学电影里的警察把它插在腰里,如果周文龙真对幽姐不轨,草,我就真的打死他!

      我焦躁地伏在门边,把门拉开一条缝,就听见楼下门开了,幽姐的声音很大:“哟,周哥,还有刚哥和二虎也来了,快请进!”

      我知道,幽姐这是在告诉我,周文龙带人来了;紧接着就听到周文龙更恶心的一句话:“小蹄子,几个月没见,脸色比从前滋润多了;是不是被你那个小情人草的?他在不在这儿?”

      幽姐赔笑道:“周哥,瞧您说的,我知道你要来,哪敢还叫他过来呀?他回学校了…”

      周文龙多疑地说:“那可不一定,你这浪货的话,我一直不敢全信…”说到这儿,他下命令:“二虎、小刚,给老子搜搜,如果看见那小子就先弄死他。”

      两个男人领命,脚步声踏上了楼梯。

      幽姐特别慌张,跑上楼拦住那两人:“周哥,你这是干嘛?幽儿知道你要来,哪敢还带别的男人?”

      周文龙的声音不容置疑:“搜!你这么慌一定有鬼,去二楼搜!”

      两个大男人的脚步噔噔噔地直传上来。

      “草!”我暗骂一句,愤恨在心里翻江倒海;我拔出手枪,躲进了柜子里,透过柜门的缝隙向外观察;之所以躲起来不是因为我懦弱,我是不愿马上给幽姐找麻烦,如果周文龙真敢动幽姐,那我就把这三个混蛋都杀了!

      不顾幽姐的拉扯,两个男人一扇门一扇门地打开,马上就到了卧室前;我听见幽姐歇斯底里地大叫:

      “曹二虎,吴小刚,你们给我站住!”

      然后她既委屈又狠恶地喊:“周哥,你到底是什么意思?你不是说要找我谈事情吗?一进来就搜我家房子,这叫干什么!”

      她说着就哭了出来,真是委屈极了。

      伴随着越来越近的脚步声,周文龙嘿嘿冷笑:“幽儿,别生气嘛!我就是来找你谈事情的,但这件事,最好别让别的男人知道….”

      他冷不防地踹开了门,四个人都暴露在我眼前,曹二虎和吴小刚窜了进来;他们当然看不到我。

      我屏住了呼吸,把手枪对准外面,恐惧和冲动在我心里交织着,我感到全身的血像开水一样沸腾起来!

      一见卧室里没人,幽姐抽抽泣泣,不依不饶地说:“你看你看!我就说没人吧,居然还踹开人家卧室的门,没见过你们这么欺负人的!”

      她竟然真的满脸泪珠!

      周文龙轻笑一声,似乎有点不好意思了,但他还是踱步进来,先去卫生间看了一遍,然后走到柜子前。

      柜子很大,我早躲到了东头,里面是幽姐各式各样的衣服,她高我矮,那些衣服把我遮得严严实实。

      周文龙把柜门拉开一尺多宽,似乎探进脑袋来;这时幽姐哭着跑过来:“你看够了没有?里面是人家的衣服和内衣裤,你干脆把这里翻个底朝天,叫二虎他们都看看好了!”

      幽姐说着,竟然拉开柜门,赌气似的摘衣服往外丢;周文龙这时心软了,拽住幽姐:“哎呀,幽儿,别这么激动,哥给你开玩笑呢!这衣服每件都很贵,别弄坏了!”

      他们拉扯着,离开了柜子;而我,牙齿紧咬,心脏也跳成一团,汗水把枪柄都弄得滑溜溜的了!

      听到四个人的脚步都下了楼以后,我从柜子里出来,咬牙切齿;草他妈的!这时我才想到,明明我才是幽姐的男人,幽姐明明憎恨那条老狗,我为什么要这么偷偷摸摸的?!

      我用衣服把手枪和手上的汗都擦干,紧紧握住,溜到楼梯口;幽姐和周文龙就坐在下面客厅的沙发上,我能斜斜地看到周文龙那个肥硕的秃头,如果枪法好,我在这个位置就能打死他!

      说话声非常清楚,就听幽姐说:“…这是极品龙井,周哥您最爱喝的,来,您先尝尝!”

      周文龙的声音很不耐烦:“别‘您您’的,好像我多老似的!老子就算老了,不照样干的你很爽?”

      幽姐的话顿时断了,我能感觉到,空气里漂浮着她的难堪和委屈。

      周文龙这个变态,却好像很享受幽姐这种情绪,他淫猥地继续刺激幽姐:“幽儿,你摸着良心说,我过去干的你爽不爽?那个小子和我比起来谁更厉害?”

      幽姐发出了颤栗般的呜呜声,极度的屈辱感正折磨着她;而我,心脏更是像被一刀一刀剜着!

      周文龙又说了几句特别恶心的话,引得他两个手下都淫笑起来;他把幽姐折磨够了,忽然嘿嘿一笑:

      “幽儿,说正事吧!今晚我来,就是要给你送一份大礼你跟向思渠离婚,和我结婚;结婚以后,我保证,你既能赚到下辈子都花不完的钱,还能夜夜享受我的老二,我一定每天都让你欲仙欲死~~”

      我和幽姐同时一凛;我偷眼望去,幽姐吃惊地站了起来:“跟你结婚?周哥,你没开玩笑吧!”

      “老子开你妈的玩笑!”周文龙喜怒无常,瞬间又变得狞恶:“我已经跟那个黄脸婆离婚了,你也快跟向思渠离,这个月内就跟老子登记结婚!否则我就把你那些骚的出水的照片公布出去!”

      草!我恨得扬起枪来;幽姐哆嗦着,脸色苍白,那些照片真是她的致命缺点,她柔弱地说:

      “周哥,你想跟我结婚也行,但总得告诉我理由吧?”

      “理由就是,你那个美国老爹快死了!我得到消息,你能分一大笔钱,我就是要你嫁给老子,把那笔钱全给我!”

      周文龙激动地秃头一颤一颤的:“你老爹的财产比王健林还多!只要能得到他的遗产,我就能把海都买下来!宋白那个煞笔,居然敢威胁我,要你的全部照片,老子风生水起的时候他还在穿开裆裤呢!等老子再起来,第一个先宰了他!”

      说完,他突然站起来,猛地脱下裤子,露出肥硕的大白屁股:“骚货!我不知道你用了什么手段,能叫宋白帮你,现在他拿走了全部原件,老子只剩下黑白的复印件,但今天老子就跟你再拍一套!给我按住她!”

      “周文龙,我操你妈!”他话音未落,我炸雷似地喊了一声,捧着枪转出来,对着他的后心就是两枪!

    •   1024(一级棒,1GB!)

    • ☯...本栏提供的文学作品是供“学习研究”之用(装B之极),请知悉。

  • 幽姐(第28、29章)——方倩怀了我的孩子|在旅馆里勾引我幽姐(第32、33章)——伸进了刘华的裙子|刘华的苦衷